咨询热线

+86-0000-96877

网站公告: 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行业资讯

service phone +86-0000-96877

潘石屹:国家统计局数字表明地产不是暴利行业

浏览次数:    时间:2021-07-29

  图为颁奖主持人SOHO中国联席主席潘石屹(右)和特邀嘉宾女主持赵宁(左)

  童渊:总结一下刚才张总说的,特别简单,房价涨的线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补充一点,拿盖一栋楼的钱盖十栋楼,出现的就是烂尾楼,因为钱太少,门槛太低了。现在请著名演员,著名博客大师潘总(点击进入潘石屹博客)。

  潘石屹:今天台上这么多的经济学家,他们都很有知识,我主要是来学习的。因为发展的过程中,总是碰到很多的问题,我们又不是学经济学的,肯定是解释不了,希望能够给我们这些行业内的人士,或者购房人出出主意,这些现象发生了,如何解释这个现象,我们应该怎样去应对这个现象。这些方面,在座的都是社科院专家,我不同意曹老师的说法,认为房地产是47000多家,560万多人是不及格的,这里面有没有坏蛋呢?

  有偷税漏税的,也有盖不好房子的,几百万人不合格的,我不同意这个说法。有一点阅历的人可以看得到,我们今天的房子跟中国五年前盖的房子和十年前盖的房子、二十年前盖的房子,每一年的话都有一个进步,房地产发展商,这五百多万人还是做了很多的工作,这五百多万人不完全是代理公司,我觉得这个划分错位。像任志强老操总理的心,说给总理出主意,我认为政府把政府的事情管好,企业把企业的事情管好,我们确实不知道总理想什么,我们出的主意不一定出在点子上去,至于房地产怎样经营?不要全行业打垮,这是社会和谐的标志,否则就回到阶级斗争的年代,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。我不喜欢PK这个词,就像刚才张总说的,挑拨离间。我确实出不了主意,只能谈点感想。

  童渊:潘总果然厉害,开始是说我来学习的,后来我感觉你没有来学习。我介绍一下易博士是科学院的代表,可以随意PK了。

  易宪容:刚才张总说了一句话,有理不在山高。第二个问题,刚才讲的没有对房地产市场提出一个建议,其实房地产市场很简单。房地产开发商生产的房子要让整个社会的民众可以有它的支付能力,这是每一个房地产政策的宗旨。刚才潘石屹所讲的东西,说我们在挑拨离间,实际上他没有做经济分析。

  经济学的分析并不是通过经济学的关系,通过经济学的理论来分析房地产市场是不是合理,这是很简单的道理,为什么现在大家都说房地产有问题,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?就是整个社会的利益不均衡,让社会上所有的财富在很短的时间流到房地产开发商那里。我刚才不同意童总的说法,说我是社科院派,市场经济就是通过价格的运作,让每个人的利益受到均衡,但我们社会上没有这样的利益均衡。我们房地产市场出现一个根本的问题在哪里?

  产品买卖是社会化的东西,要素是土地、资金,可以从政府获得土地,可以很容易从银行获得资金。对于产品来讲,我有控制着土地和控制着资金,就可以控制着市场,因为我愿意卖多高就卖多高。对于上海房地产市场来讲,虽然有宏观政策,但价格就是不降低。为什么我们的民众和我们的消费者激烈反对预售制度呢?开发商也激烈反对预售制度呢?我们有些开发商只有一点钱进入房地产市场,最根本的问题是政府调整整个行业的利益均衡,如果利益不均衡,什么没有调整好,什么就面临着问题。

  曹建海:我看到刚才这四位,都有不同意我的看法。潘总讲到房地产500万人口,线万,所以地产服务业大概了多两倍多,但是你的开发商的利润大概占到整个行业的90%,我认为地产服务拿到的正常,你拿到的是不到二分之一就业人口,拿到的利润是他们的十倍多个,所以你们是暴利的,这是从地产富豪可以看出来,你们都是富豪。

  张总讲到地产的共享非常大,我不同意,因为它只是代理机构。如果不能提供一个自建住房、质量更好、更便宜。这样的代理机构就像婚姻中介一样,自己搞对象,把你抛弃掉了,这个环节不是一个必须的环节,返过来建筑是一个必须的环节。如果房地产的附加值越高,对社会的危害就越大,所以不要谈附加值对社会的贡献,消费者才是真正的贡献。提到保障的问题,我也是不同意的,中国居民的收入不能确定把房子交给谁,土地价格越拍越高,拍到7000的时候只能建一半,而现在只能把这部分给保障用户,买其他商品房的人补贴经济适用房,就像现在出现天通苑那种开着宝马进入天通苑的人,所以这个制度我是不同意的。

  另外,我们要不要给代理商提供强大的竞争对手,在制度上要让自己建房,过去农村的房子都是自建的,虽然建得不漂亮,但可以请你们来规划,可以规划得比建的SOHO更漂亮,只要政策提供一个开发商最强大的竞争对手,我认为我们的开发商就会变得只能拿到正常利润,不可能拿到暴利。

  童渊:我告诉上面的嘉宾,下面的掌声不代表什么,只代表喜欢你或者不喜欢你,不代表观点的对与错。

  潘石屹:刚才他们二位,不知道下面的有没有听清楚,因为易老师的江西话的口音比较重,我翻译两位说的,基本上是说房地产是暴利行业,所谓问题归根到底是这样一句话,今天他们俩没有说,我是在报纸上反复被这些学者引用的是两个数字,一个是房地产的利润率是50%,另外一个是南方报纸上说房地产的利润率是90%以上,国家花了大力气做了经济普查,出来的利润率是7.77%,我不知道这7.77%是不是暴利,可这个数字是国家统计局经过好长时间经济普查出来的数字,我写了一篇文章,我们也应该尊重国家统计局的数字,有好几个人说,这数字是假的,数字是假的,相信任志强的数字还是相信易宪容的数字呢?我们只能相信国家统计局的数字,所以房地产不是暴利行业。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沿江中路298号江湾商业中心26楼2602-2605  电话:+86-0000-96877  传真:+86-0000-96877
Copyright © 2002-2021 generic-usatadalafil.com 好运彩彩票网 版权所有